援藏六年是雪域高原上的闪亮时光——追忆国家药监局援藏干部温世宏
2020-09-14 来源: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默认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2016年4月,已将过冬衣物寄回北京的温世宏本该回京与家人团聚。在原西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挂职副局长快三年了,再过两个月,他将援藏期满,该是归家的日子了。

没想到,快走了,局长和书记一起找他谈心,真诚挽留。尽管放心不下儿子的学业,但温世宏和爱人商量,决定留下来。

从47岁到53岁,温世宏把事业上最年富力强的6年献给了西藏,错过了儿子的小升初,孩子高考只赶了个“尾巴”……援藏六年,大家都说不容易。但温世宏曾说,这六年是他人生中难忘的时光。他的人生价值也在援藏中闪烁。

选择

援藏干部一般都是三年一轮换,温世宏一下子干了六年,这第二个三年,是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领导“争取”的,也是温世宏自己选择的。

很多人知道,援藏六年,肯定是当地要留。可大伙儿不知道,温世宏为什么要留。

西藏自治区卫健委主任格桑玉珍2016年任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局长。当年,她极力挽留温世宏:“北京的专家多,可我们西藏不行。”一句话,说得实在,更饱含信任。

援藏三年,温世宏是领导放心、放手的好搭档。碰到政策、技术问题,他提的点子,总能解决问题。

彼时,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正面临一场全面整顿药品流通环节的“大考”。由于历史原因,西藏地区药品批发企业长期存在“两头在外”情况,即在西藏拿经营许可,但采购和销售两头都在外地,监管部门不好管,风险隐患大。

2016年4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整治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的公告。要规范整个行业,西藏不能成了短板,这场“硬仗”,老搭档们需要温世宏,他也不忍拒绝。

为了留下温世宏,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主要领导向自治区党委组织部汇报,又利用到北京出差的机会专门向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汇报,并充分听取温世宏本人及家属意见。就这样,温世宏选择再留三年,又一头扎进了西藏药监工作。

2016年,经过飞行检查,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撤销GSP证书9家,收回证书11家。当年药品监管处的老同事们还清晰地记得这个数据,因为这在西藏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企业说,药监部门是动真格的了。

要整改、要停业,企业反弹很大,不少企业负责人直接到局领导办公室提出:“我的药到站了,入不了库,坏了你们负责?”“工人发不了工资,你们负责?”“和大医院签了合同,供不了药你们负责?”

面对企业的不理解,2016年国庆假期,温世宏和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主要领导紧急召集相关企业负责人座谈,重温法规要求,摆出企业问题,讲明“挂靠”、另设仓库等问题的严重性、危害性。经过大半天座谈,“要想干得好,还得靠信誉”的理儿讲通了,当地一家骨干企业负责人当场表态:“整改不好,我情愿不干了。”参会企业负责人一一表态,一定认真整改,迎头赶上。

解决了企业的思想问题,温世宏又在考虑,要让企业规范经营,不能靠“堵”,还得提供合规渠道。鼓励和督促经营业务在区外的企业委托第三方物流进行储存配送,是条路子。

2017年4月,温世宏带队赴湖北、陕西、四川、海南等多地“取经”,大到第三方物流管理经验,小到分拣设备价格,他都一一记下。

回藏后,温世宏带着药品监管处梳理了50余项程序性文件。现有做法该合法化的,明确政策;缺乏标准和依据的,建章立制。在他的牵头组织下,符合西藏实际的《关于明确药品现代物流条件的通知》《加强药品批发企业监管的通知》《药品批发企业开展药品储存配送管理要求》《药品批发企业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现场检查指导原则》和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约谈告诫制度等相继出台。

经过2016、2017两年的集中整治,药监部门的威信立起来了,批发企业“两头在外”的监管难题解决了,西藏药品批发企业许可真正实现了依法依规办理。

这次选择,温世宏无怨无悔。

重任

援藏六年,温世宏分管药品、化妆品监管和药品审评认证。领导压担子,是因为信得过他。

2018年8月,西藏自治区药监部门启动疫苗质量管理情况督导检查。现任西藏自治区药监局医疗器械监管处副处长的陈文燮,当年在药品监管处工作。她清楚地记得,是温世宏在地图上一个一个圈出了要去的县。

“温局选的,都是最偏远的县。”陈文燮回忆道。

这一走,就是18天,行程9000公里,跑了22家偏远县疾控中心、16家乡镇卫生院。

最险的一段山路,380公里,汽车走了16小时。陈文燮说,车在盘山道上,车下就是悬崖,她不敢往车下看。中途,有一段路宽一些,温世宏让司机师傅停一下,大家下车缓缓。一直到晚上10:40,终于到了昌都市左贡县,在一家小饭馆吃了一碗面,陈文燮说,那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面。

到了那曲市双湖县,海拔已经到了5000多米,就连西藏本地同志也有严重高反,可温世宏咬牙坚持着。他想着,走最远的路,看最真实的情况。

根据此次督导检查发现的问题,温世宏组织制定了《关于加强疫苗管理工作的通知》,这是西藏自治区针对疫苗监管印发的第一份文件。

正是有了这些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温世宏坚持讲实话、摸实情、用实功。了解到牧区90%的用药是藏药制剂,他多次叮嘱审评人员,对藏药制剂的审评,一定要接地气。

藏药制剂审评难,难在缺标准。温世宏领着大伙想辙,着手制定藏药制剂审评地方性指导原则。在具体品种的审评中,他反复强调,一定要“尊重历史、尊重传统、尊重现实”,要保证质量,也要考虑可及性。

“务实”“深入细致”“帮助我们转变了很多观念”是大家对温世宏的一致评价。援藏六年,他把自己当成西藏人民的一员、西藏药监人的一员,讲实话,做实事,不摆花架子,不做表面文章。

无论是完善监管政策、加强高风险产品监管、提升注册审评能力,还是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提高应急处置水平,温世宏都坚持一个原则,既符合实际,又不能“放羊”。他多次与分管业务处室负责人谈心,让大家多到基层去,了解最真实的情况。他用身体力行,影响和带动了身边的年轻同志,务实严谨的工作作风也是他留给西藏同事最好的礼物。

这就是温世宏,援藏六年,他知重负重,不负重托。

真情

初到西藏,为了锻炼身体,适应高原缺氧环境,温世宏养成早起走路的习惯。去县里乡里调研,每到一处,他都早起走遍主干道。用他自己的话说,要把脚印留在西藏的山山水水。援藏六年,是他这一生都断不了、放不下、化不淡的西藏情。

六年的抛家舍业,他和西藏干部职工早已不仅是同事,更是战友、亲人……

至今,大家都不愿相信,那个业务和人品都让人竖大拇指的温世宏,已与他们天人永隔。

2020年9月5日4点48分,温世宏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病逝,年仅54岁。

谁想得到,刚刚援藏期满回京一年,一棵鲜活的生命之树就这样倒下!这世上,还有多少事等着他做;还有多少未完的亲情友情,割舍不下。

温世宏患病期间,懂事的儿子告诉妈妈,北京的同学想聚一聚,他有点纠结,因为是AA制,他想把钱留给爸爸治病。然而,孝顺的孩子,最终没能盼来大团圆的结局。

2020年9月7日,温世宏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原西藏自治区食药监局党组书记王东升专程赶来,送温世宏最后一程。

“温世宏同志是药监系统的好干部、西藏人民的好公仆,更是援藏干部的标杆。”回想起共事的点点滴滴,王东升万般不舍、伤心落泪。

“他一个人在西藏不容易。”王东升说,局机关食堂只有早、午餐,晚上温世宏经常煮碗面对付,叫他到家里吃饭,他总是“推脱”。到了节假日,温世宏拗不过王东升,两个人经常推心置腹地在自家的饭桌上聊起来。

“援藏是来帮助工作的,不能添乱。”温世宏的这句话,王东升到现在都记着。

援藏六年,温世宏工作上义无反顾,个人的事儿,却从不向组织开口,连该享受的待遇,也没有提过。

西藏自治区药监局副局长边巴仓决回忆,2017年一次偶然机会,她才了解到,温世宏援藏期间到内地出差,从未报过出差补贴;爱人来藏探亲,也从来不用单位的公车;在藏六年,他宿舍的家具没有换过一件,直到他离藏后,工作人员整理宿舍时才发现,他的电视机早就坏了……

西藏三通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普国涛介绍,该企业从一家小公司做到西藏地区医药批发龙头企业,离不开自治区药监部门的指导。企业多次想请温世宏吃饭表达谢意,均被谢绝。温世宏赴该企业湖北总部调研时,企业提出派车送他回湖北老家看看,也被拒绝……

人们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这样好的温世宏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西藏自治区药监部门的微信群里,大家自发为温世宏祈祷:天路并不遥远,愿你一路平安走好……

王东升说,回忆起温世宏,很多人都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些年西藏药监工作取得长足进步,离不开援藏干部的艰苦奉献。离别之际,西藏药监人最想表达的是,感谢温世宏爱人的理解支持,感谢国家药监部门的倾心帮扶,更感谢一代代援藏干部的无悔付出。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六年的援藏岁月,温世宏同志克服了多少常人无法体会的孤独和多少常人无法克服的艰辛,又收获了多人常人无法获得的快乐。

不需要过多词藻的雕琢,现有的语言在此描述都显得苍白无力。让我们记住:雪域高原之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位药监系统的好干部、西藏人民的好公仆,他的名字叫——温世宏。